承接百度快照優化,SEO優化,網站關鍵詞排名,網絡推廣服務,不上首頁不收費。(灰色勿擾,詳情QQ咨詢)
當前位置: 東莞SEO > 建站知識 > 心情隨筆 >
聯系我們
電話咨詢
E-mail:77681277@qq.com

德國產業排名(德國產業結構和優勢、集群案例)

作者/整理:杜克網絡 來源:互聯網 2019-11-14

ad

面對德國潰爛的第一產業,為什么連總理默克爾都沒辦法呢?

第一大產業

提到德國最大的企業,大家腦海里首先會浮現的就是汽車巨頭奔馳寶馬,大牌家電的西門子,或者是醫藥科技領先的拜耳。

事實上,德國最大的產業并不是這些汽車業、電子電氣工程業、醫藥業,而是社會救助產業。

德國的社會救助產業規模大到超出人們的想象,它的從業人數多達200萬,相當于德國汽車業、采礦業、鋼鐵業、漁業、飛機制造業和能源行業從業人數的總和。機構數量上,最大的幾個慈善企業擁有10萬個分支機構,相當于德國所有肉鋪、面包店、藥店和加油站數量的總和。

并且,每年德國社會救助產業的總值也是極高。據估算,德國救助產業每年總產值為1100~1400億歐元。其中,德國個人和機構每年捐贈大約100億歐元,來自保險業的有200億歐元,其他的都是來自政府。德國政府稅收的1/5都撥給了社會救助產業。

社會救助難道不是由政府提供資金來源或者個人捐贈嗎?怎么成了一項產業了?而且還是如此大的產業。

原來是德國政府夠避免政府機構里的官僚主義以及提高社會救助的效率。把福利救助的工作大量包給了私營機構,從而形成了產業。

德國潰爛的第一大產業,連默克爾都無法遏止!

救助對象奉為“顧客”

然而政府這樣的做法卻產生了不良后果。

德國政府把社會救助的工作交給私營機構做成了產業,并且沒有設定救助資金的上限,只要找到符合條件的救助對象,就給予救助。這樣一來,救助機構就在各地瘋狂尋找符合條件的救助對象,甚至培育符合條件救助對象。從而找政府要錢來增加收入。

同時還出現了荒唐的事情。一位德國市長抱怨說:”很多不認識字的人來提交教育方面的救助申請,申請書中卻充滿了教育專家才懂的專業詞匯。”

兩德統一初期,東德失業問題嚴重,德國政府成立很多機構來幫助失業者找工作。經過多年努力,兩德統一帶來的失業問題已經解決,但是眾多就業機構保留了下來。為了獲得收入,就業機構就人為創造出只為解決失業的工作崗位。

一個失業者,被就業公司安排了一個比失業還無聊的“工作”:觀察一種珍稀鳥類,僅僅是觀察,不做其他的事情。他向公司提意后,公司給他換了一個讓他立即拒絕的“工作”:在圖書館抄寫一本關于腓特烈大帝的書。最后,給他安排了一間辦公室,而在他“工作”的8個月里,他就僅僅接了兩個電話、取了幾次郵件、把車開去加了兩次油。就這樣還被公司稱贊工作勤奮。

德國潰爛的第一大產業,連默克爾都無法遏止!

眼鏡蛇效應

社會上的失業者鳳毛麟角,而失業者是就業機構的顧客,失業者越來越少,隨之就業機構的收入也就越來越少。這是讓就業機構頭疼的問題。

但是,不久后,就業機構之后似乎找到了解決的方法。經過對社會的狀況的觀察和分析,就業機構找到了一個方向——批量制造“殘疾人”

據統計,1994年~2010年,德國的殘疾人的數量增長了一倍。這期間德國人的身體出問題了嗎?答案當然是沒有,只不過是在就業機構的“努力”下,符合殘疾人定義的人大幅增加了。

就業機構也是煞費苦心,把下層階級家庭中只要經過學校、家長、孩子共同努力,絕大多數問題和困難都會消失或解決的“殘疾人”和學習障礙者,作為它們的“優質客戶”。

雖然就業機構這樣得到了一個長期客戶,得到了政府的資金,但是這些孩子卻被貼上了終身的標簽。將影響他們到正常的學校接受教育,成年后,很難進入正常勞動市場。這是對孩子們的殘害。就像一個深受此害的人將這些救助機構怒斥為“慈善黑手黨。”

不斷地發掘培育客戶,讓救助機構的收入節節攀升。但按規定這些錢只能繼續用于救助業,不能私留。于是,救助機構每年都要興建大樓、購置新設備等,來提高救助的檔次。然后再招聘更多的人加入救助業,在法律范圍內制造出更多的社會難題,培育更多的救助對象再向政府要錢。就這樣,救助機構出現了不可遏制的生長。這一現象對世界清廉指數排行上領先的德國充滿了諷刺性。

德國一些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40%都給了各種救助機構,致使這些地方的公共設施和道路的維修資金匱乏。德國原本歐洲一流的公共設施因資金不足而逐漸敗壞。這也讓政府發現,把社會救助的工作包給私營機構所費的資金,遠遠多于政府直接向需要救助的對象發放的資金。

德國這種社會福利制度可謂是“眼鏡蛇效應”的典范,他們大力獎勵原本想要消滅的事情。

眼鏡蛇效應:指的是針對某問題的解決方案,反而使得該問題惡化。在殖民時期的印度,曾經眼鏡蛇肆虐,讓老百姓深受其害。為了解決問題,英國總督頒布了一條法令,民眾每打死一條眼鏡蛇,就可以獲得一盧比的獎勵。然而法令實施以后,印度人為了賞金竟然開始大規模地養殖眼鏡蛇。當英國政府意識到這種情況而取消賞金后,養殖眼鏡蛇的人把蛇全都放了,結果蛇災不但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更加肆虐。

德國潰爛的第一大產業,連默克爾都無法遏止!

議會最大黨“救助黨”

難民,對于德國救助機構來時可是“優質客戶”。各家救助機構爭搶著抓緊難民,然后“精耕細作”,實現道義和資金上的雙豐收。雖然感覺是難民從政府那里領取豐厚補貼,但真正拿大頭卻是救助機構。

默克爾政府也無力對抗,只能順應強大的潮流。大家都知道社會福利制度弊端嚴重,但這個問題不可能解決。救助機構牽扯到德國數百萬乃至上千萬人的利益,包括社會中堅力量的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他們都有選票,有能力影響政策。直接在社會救助企業中兼任高層職位的議員,占議員總數的35%,比例比執政黨還要高,是議會最大黨。在投票制度下,任何想要和救助產業為難的政治家都會很快下臺。

所以,社會救助產業不僅是德國規模最大的產業,還是政治和社會影響最大的產業。德國上下沒有任何能夠與它抗衡的力量。只能看著他們發展壯大。

男男同志gv高清在线观看_欧美三级真正av_欧美一本大道高清视频